• 绝迹30年宫廷饽饽缸炉重现 系嫔妃坐月子必备点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本篇文章从影片《活着》的叙事策略方向出发,重新探讨了人在特定政治化的背景下,该如何活着,以何种方式活着。通过浅析影片深层内涵的方法,从叙事人称,主题,结局等角度出发,文章意在分析改编后的影片与文学原著的再创新之处。以影片《活着》为例,浅析当今影片改编对文学原著的影响,如何利用现有的这种文化氛围,发展中国的文化产业。【关键词】文学改编;人性;叙事创新;政治化引 言随着文化产业的崛起,优秀成功影片的改编不仅能使电影在市场上获得巨大的效益,而且能形成一种良好的社会氛围,促进社会和谐,更甚至对文学作品的原著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,引起更多的人去关注文学原著。一、电影《活着》对文学原著改编的背景电影自诞生以来,出现了不少自文学原著改编的作品,如《红高粱》,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等。文学原著通常给电影的故事提供了一个可靠的素材,因此,由此电影借助原著再创作是一种最经济的方式。以影片《活着》为例,浅析影片对原著的再创作。(一)电影《活着》的创作背景。影片《活着》改编于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,小说以“存在”为主题,讲述了一个“生命”的故事。小说中福贵所经历的苦难,集中代表了那一特定时期的人生命个体所承受的痛苦和无力的挣扎。他们以坚韧的生命力完成了对自己生命的救赎,完成了自我生命的存在和生命的感悟[1],就是“活着”。透过小人物经历苦难的描写,穿过现实的荒诞,找到小人物内心依然生存活下去的简单理由,这是小说的中心,也是余华想要表达的。(二)电影《活着》的体现的文化观念。电影《活着》得以改编,是张艺谋及其剧组主创人员花了近半年时间,探讨故事剧本,人物构造,语言行为,故事结构,最终选择用最平实的手法讲述最普通家庭的故事。放弃了以往最擅长的叙事构思手段,影片所展现的人这个个体,具有双重文化观念。一是人自身生命个体对于生存本身的艰难,二是把人这个个体放入某时期的特定历史环境中,人受环境的影响,在该环境氛围下人该如何存活。第二点是小说不具备的,也是影片值得深思的关键。二、电影《活着》在原著作品基础上人性化的叙事创新(一)影片表现政治化背景下人的不确定性。小说直面生存苦难,在对“形而下”的生存关怀中探索“形而上”的人生哲学。围绕着福贵一家,讲述了一个死亡的故事,书中采用第一人称,一个朴实的农民讲述他的经历,小说的口吻和语调,平稳而真实,波澜不惊,没有抱怨,却让人听着感到心碎。像小说作者曾说,只为活着本身而活着,不为任何之外的任何事任何理由活着。(二)电影《活着》对原著内容的叙事创新。以张艺谋重氛围,善色彩的特长和张狂艺术手法,影片《活着》却丝毫没有以往的特点,它叙述故事的风格比小说内敛的多,影片删去了原著中不断死亡的血腥写作,留下了对苦难遭遇的隐忍和承受,使主题得到了更高的升华。1.故事背景的改变。故事的地点从南方变成北方,地理位置的改变对北方长大的张艺谋来说影片更易于讲述,小镇虽在北方,但它看起来有似乎与外界未有大多的联系,故事全是透过小镇映射到全中国。2.人物结局的改变。小说中的人物相继以死亡告终,最后只剩下福贵和老牛,人物孤独的痛楚直抵人心。影片的改编有较大的改变,福贵不再是自己一人,家珍虽身体不好,但没有死亡,二喜,馒头依然活着,他们的存在给予人以希望,只要人还在,一切都在。3.叙事角度和人称的改变。小说中的叙述者是福贵和“我”,并在福贵的回忆下慢慢进行的,由少年的嗜赌成性,到中年历经亲人离去学会坚韧,再到老年的宁静淡然,以年龄作为时间轴线,体会福贵活着的真谛。之所以会发生如此的反差,根本在于叙事人称的变化,第一人称所表现的一切都与叙述者有一种生命本体上的联系,这种叙事便必然具有一种性格化的意义,它是超乎于叙事本身提供的内容之外的。4.主题的改变。小说叙述的冷酷和极端是余华追逐内心梦魇的结果,他成就了自己,也成就了一部经典的作品;电影的温情和信念是张艺谋对生存意义理解的外在表达,他塑造人物的同时也展示了自己。(三)视听语言上的具象与强化。影片《活着》所表现出的视听语言是丰富而具有深层内涵的,如影片中的道具,音像,色彩等,都是构成一部电影的重要元素,它们的运用为影片表现其主题内涵有不可抹灭的功绩。1.色彩的寓意。电影中凤霞结婚的片段将红色运用到了极致。房屋墙上画着红色巨幅的毛主席头像,结婚用的一本本红色的毛主席语录,凤霞一家在红色主席头像下的合影,人人佩戴红色袖章,一场婚礼变成了红色的革命庆典,影片夸张的手法,意在批判当时的错误革命,让人以思考。通过色彩,来传达人内心的情感,寓意影视化的人性的哲理内涵,表现影片的主旨。2.音乐在片中的感染力。影片《活着》的创新点在于配乐吸收了西北的秦腔,加上影片画面,营造出有心而生的荒凉感。片中出现最多的音乐是“似水流年”,曲子充分发挥了民歌的特色,每一次的响起都为故事的主题进一步深化。结尾处,当老年的福贵给小外孙说,“到那时候,咱们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好了”曲子响起,观众在通过银幕体验主人公的悲喜人生同时,不断接受音乐影响,将其与主题融为一体,人只有活着才是一切。3.道具的象征意义。电影中皮影看似被人操控,所要表达的却是人像皮影一样被命运操控,皮影纵然表演的再好,也逃离不了控制它的那双手。人生这场戏唱的再好,遥控器始终在命运手里,结局只能像皮影一样,终究不能自己做,正所谓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三、电影《活着》的成功改编及对我国文化产业的提升意义(一)影片《活着》的影响。影片《活着》透过福贵一家的遭遇,反讽了曾经那个神话般的中国,让人思考人性的回归。电影与原著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用黑色幽默折射出时代的悲剧性,影片中揭示出人面对苦难的隐忍,无力,活着的希望都更易被人们所接受。(二)影片改编对我国文化业发展的意义。电影是国家文化的一部分,而文化软实力在国家综合国力所占的比例也越来越重要,因此,电影的发展从侧面可提升我国的文化软实力。电影的创作在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文学原著的改编,用优秀的文学作品带动高质量的影片,我国的文化软实力才得以提升。结 语影片的改编使原著影响范围更广,从文化产业的角度出发,电影作为其中的一部分,它能否满足观众的需求,能调节文化市场的供与求。发挥好电影与原著的特长,为创作注入新的活力,共同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,加快我国文化软实力的提升,让我国成为文化强国。【参考文献】[1]金汉.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史[M].上海:上海文艺出版社,2002.[2]黄传波.从人性化到政治化――试论张艺谋电影对余华小说《活着》的几处改编[J].电影评介,2008(24).[3]马娜.余华和张艺谋的生存之道――从余华小说《活着》到张艺谋电影改编[D].西北大学,2004.[4]付晓慧.《活着》・皮影・人生[J].电影评介,2008(11).[5]贾培源.电影音乐概论[M].浙江摄影出版社,1996.[6]何希凡,谭光辉.电影对文学名著改编的困境与出路――影视文化的发展与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接受研究之二[J],四川师范学院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2003(04).[7]李清.新中国名著改编电影历史探寻[J].福建论坛(人文社会科学版),2006(3).[8]耿爱芹.用影响重构“南京大屠杀”――《南京!南京!》与《金陵十三钗》之话语比较[J].新闻世界,2012(3).[9]吴树宏.小说与电影转换之间的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[J].河北北方学院学报(社会科学版),2009(06).[10]李宏伟.名著改编之浅见[J].山西大学师范学院学报,1998(11).

    上一篇:铁甲现场发飙郑爽怒斥不尊重自己战队!

    下一篇:获释还是继续被押拘留期限将满 崔顺实命运备受